秦珍子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31日09版)
  年尾巴是個淘氣包。你越想它安生,它就越折騰。2014的4眼看要被5替換了,翻過去的可不止這枚個位數。辭舊迎新,處處都有算盤珠子打得啪啪直響,即將屬於過去的數字,也在影響著未來。
  這些數字讓人愛,讓人怕,也讓人費盡心思。其實數字終究只是數字,人們放不下的,是它們背後的東西。
   刷分
  這陣子,深圳各基層法院門口天天排大隊,那架勢,只有售賣春運火車票的窗口可以媲美之。
  行政大廳里“一號難求”,為了立案,有些市民、律師要跑好幾趟,等上好幾天。有些連材料都交上去了,可就是拿不到立案號。
  莫非是因為年底事兒多,搞得法院應接不暇?這兒有兩套說法,供您挑選採信。
  第一套說法叫“官方回應”。法院工作人員對媒體表示,案子多,人手少,排隊是正常現象。
  第二套說法叫“業內共識”。律師們都說,這是“結案率”鬧的。
  這個“結案率”是基層法院案件質量評估體系中的一項,就像考卷上的一道題,能影響法院的整體分數。“結案率”每年年底都有一個“結算”日期,在這個日期前一兩個月,為了“分數”好看,法院就不立新案。
  等這個日子一過,積攢了一兩個月的案子必然井噴。
  “幾乎是全國各地法院的‘通行做法’。”一位法官說。
  如果就為了一個紙上的數字,導致大量案件積壓,當事人犯難,法院不堪重負,那也太瘋狂了。但根本的問題,原不在“考生”,而在於“考卷”和“出題人”。
  審理一個案子,簡易類的要3個月,普通類是6個月。臨近“交卷時間”立的案,必然無法結案。如此考核,豈不荒謬?
  考試當然要考,但要科學地考,尊重客觀規律地考。這樣,分數才更有意義和價值,而現實,也不會為數字所累。
  據說在深圳,為了結案率,有的法官加班加到租房住在法院隔壁,一說這事兒就掉眼淚。
  拉票
  在河南鞏義,3個村裡的黨員把自己給告了,罪名是賄選。
  這當然不光是沖自己開炮,他們的目標是擊中那些同樣賄選的黨員。
  不久前,西村鎮聖水村黨支部選委員,8個候選人里選5個。3人都是候選人。
  按照規則,第一輪投票刷掉倆,第二輪投票再刷掉一個。一場緊張的大戰開始了。
  第一輪投票前夜,3人探得,“競爭對手”在給有投票資格的黨員發錢,趕緊籌集資金。天一亮,錢就按照每票500元的規格發出去了。
  這金元杠桿力道十足,一舉撬動了“競爭對手”的佈局,3人都順利進入第二輪。
  萬萬沒想到,“對手”又發了一輪錢,於是3個小伙伴被刷掉一個。
  選完算算賬,選上的兩個,一個花了5萬元,一個花了4萬元,沒選上那個,花了3萬元。看起來,真是少一個子兒都不行啊!
  甭管選沒選上,關鍵是,這賄選用的錢,一大部分是借來的。錢花了,位子卻沒坐上去,有人立馬就“良心發現”了。一起舉報自己的還有兩位收錢的黨員,數一數賄選者,8個候選人,一個不差。
  一次本該莊嚴的選舉,更像是一場拍賣。可賠錢的生意誰會做?
  選票有價,而對著黨旗和人民發過的誓言,終究一文不值了。
  剁手
  說點兒高興的。
  2013年年底,中央發出《關於嚴禁公款購買印製寄送賀年卡等物品的通知》,一年過去,浙江台掛歷市場,你還好嗎?
  自然是好不了了。
  作為占據國內市場八成份額的中國台掛歷生產基地,到2014年年底,蒼南縣金鄉鎮已有兩成企業停產甚至倒閉。
  昔年生意興隆之時,這會兒,金鄉鎮前來拉貨的貨車正塞滿街道路旁。此番光景,如今換作冷冷清清。最熱鬧的時候,金鄉鎮外來務工人員達到三四萬人,如今人也散去了,剩下一萬不到。
  比起成就了馬雲的女人們,成就了禮品市場的公款消費才是真正的“剁手族”。
  只不過女人們的老公心軟,公款消費的閘門卻毫不手軟。咔嚓咔嚓,砍掉那些捏著公章放肆掃貨的手。
  生意倒了,這算哪門子高興事?當然高興,這些掛歷台歷的倒掉,和奢華餐廳的倒掉一樣,曾經繁茂的市場,曾經喧嘩的數字,原本就沒有正當的存在理由。如今,不正常的東西砍掉了,正常的人們當然該高興。  (原標題:新聞眼)
創作者介紹

偷看你

vshbzygfmzdk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